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漠孤烟佛教绘画艺术博客

DAMOGUY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电影剧本《莫家楼》  

2015-05-16 17:10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太行雄鹰《电影剧本《莫家楼》》

9、莫家楼·莫家楼酒馆·夜



酒馆内五六张桌子客人满座,跑堂的伙计照应着客人穿梭于桌子中间。



张大疤子的手下围坐在桌子旁不声不响地闷头喝酒吃菜。



 



10、莫家楼·刘府客厅内·



刘汉卿心神不定地埋头徘徊。



刘正池大步从外进来。



刘汉卿闻声止步,抬头看过去,着急地问道:“交给警察局啦?”



刘正池道:“交给他们啦。”



刘汉卿又关切地问道:“他们没说什么?”



 



11、莫家楼·警务局局长办公室内·夜



警员周风山看向已经换上便装的张耿元,小声道:“局长。这可是私设公堂啊?”



张耿元望着他沉思不语。



周风山又道:“局长。刘家依仗财大气粗,从不把咱警务局放在眼里,我看正好整治他们一下?”



“张局长。”马长利叫着从外进来。



周风山客气道:“马队长来啦?”



马长利向他点点头,催促道:“张局长。戏都开始了,我们唐局长在剧场等您哩。”



“走。”张耿元戴上礼帽就向外走。



周风山着急道:“局长。这事你看......



张耿元边走边道: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

 



12、莫家楼·剧场·夜



剧场内:



剧场内座无虚席。唐廷栋、马魁坐在显耀的位子,张大疤子坐在他俩的身后,似乎在关注着舞台上地演出。



舞台上:



正在演出秦腔传统剧目《火焰驹》:



周瑞菊引李夫人上。



李夫人  (唱慢板)



        老爷在朝把君奉,



        忠心耿耿辅圣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儿领兵到边境,



        为国御敌请长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愿得早日凯旋把功庆,



        一家团聚乐升平,



        来在二堂且坐定,



        等候老爷回府中。



剧场内:



马长利带领张耿元从外进来,沿着通道向前走。



马长利、张耿元走到空位钱,唐廷栋、马魁起身迎接。



张耿元抱拳施礼道:“因事迟来一步,对不住啦。”



唐廷栋道:“局长大人公务繁忙。请坐。”



“唐局长请坐。”张耿元客气一下,与唐廷栋、马魁、马长利坐下。



唐廷栋看向马长利,关切地问道:“盐场那边的警卫都布置好啦?”



马长利告诉他:“局长放心。我是检查一遍才过来的。”



唐廷栋“哦”了一声,放心道:“那就好。”



舞台上:



李彦贵  (急上):母亲,大事不好了!



李夫人  我儿为何这样慌张?



李彦贵  哎呀,母亲,不知为了何事,王强带领许多校尉,直奔府门而来,恐有不测之祸,这便怎处?



李夫人  ……你们快快回避。(周瑞菊、李彦贵分下,四校尉引王强急上)



剧场内:



张大疤子瞄他们一眼,悄悄离开座位,向外走去。



舞台上:



    李氏听旨!



李夫人  万岁。()



    皇帝诏曰:李彦荣兵败降番,罪在不赦,李绶隐匿不报,显系包藏祸心,与子同谋,已经系狱待罪,限期六月查明详情,从严处置,着将叛臣府第皮抄封、锁妻孥勒令离京,钦此。  



 



13、莫家楼·莫家楼酒馆·夜



张大疤子从外匆匆进来,到了桌子前,小声命令道:“别吃啦,跟我走!”



众人无声地起身离座,跟随张大疤子疾步而去。



 



14、莫家楼·刘府客厅内·



刘汉卿忧心忡忡道:“没说啥,就是有啥啊。”



刘正池闻声一怔,道:“警务局那帮人,平时看咱就不顺眼,会不会借机找窟窿下蛆啊?”



刘汉卿担心的就是这,又陷入沉思之中徘徊起来。



刘正池望着担心的刘汉卿,试探着问道:“要不要打点一下?”



刘汉卿有顾忌道:“临时抱佛脚,未必行得通。”



刘正池转念一想,又道:“要不要找找上面的人?”



刘汉卿正要表示什么。突然,外面传来枪声。



刘汉卿和刘正池吃惊地快速到了客厅门口,向外探听。



稀疏的枪声变成激烈的交火声。



刘正池惊诧道:“是盐务局那边。”



“一定出事啦。快,去看看!”刘汉卿説着冲出客厅大门。



 



14、莫家楼·盐务局大院内·夜



肖老贵、刘小河和赶来的警员借助房屋的掩护向前方射击,对方猛烈地还击压制着他们不能前进一步。



刘小河着急道:“这样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


肖老贵环顾一下,道:“你们在这里,我到后面看看。”



刘小河担心道:“你一个人不行,我跟你去。”



“好吧。”肖老贵和刘小河沿着墙根向后跑去。



 



15、莫家楼·盐务局大院另端内·夜



张大疤子带领他的手下也在借助房屋还击,只见两个手下各自抱着一口沉甸甸的箱子。密集的枪声令他们前进不得。



段三担心道:“当家的。在这样耗下去,援兵一到,咱们就被包了饺子。”



张大疤子环顾左右后,道:“跟我来!”



段三他们跟随张大疤子向身后退去。



枪声渐渐停息下来。



几个警员如临大敌地端枪小心翼翼地包抄过来。



刘小河、肖老贵从房后的墙外翻过来,发出两声响动。



因天黑看不太清楚,几个警员闻声快速包围过去,大声喊道:“不许动!”



几支黑乎乎的枪管指向刘小河和肖老贵。



刘小河和肖老贵吃惊地顺着枪管看过去。



刘小河生气道:“是我俩。”



肖老贵着急地问道:“土匪呢?”



“我们追到这里就不见啦。”



肖老贵生气道:“还不快追!”



“叭叭叭。”从房上射来几个子弹,打在他们身旁的墙上。



肖老贵他们机敏地就地一滚躲过,站起身射击着追赶而去。



 



16、莫家楼·剧场·夜



舞台上:



李夫人  (内唱箭板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含悲泪离府第心如刀绞,



        (周瑞菊、李彦贵搀李夫人上)



        (接唱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李彦荣竟是个不孝儿曹。



周瑞菊  (接唱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奴的夫秉忠义谁不知晓,



李彦贵  (接唱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分明是王强贼妒忌英豪。



        ()母亲行了半日路程,也该歇息片刻,再行不迟。



李夫人  (点首,周、彦搀扶坐于路旁)!教我好恨!



李彦贵  事到如今,恨也无益,还望母亲保重身体要紧!



李夫人  儿呀!尽怪你兄彦荣这个不肖奴才,忘却家教,屈节降番,全家遭此大难,好不苦煞人也!()



剧场内:



一警员慌慌张张从外进来,环顾黑压压的剧场。



唐廷栋、张耿元、马魁、马长利聚精会神地看戏。



警员疾步穿过通道到了前排,报告道:“唐局长。不好啦!”



马长利生气道:“怎么说话的?”



警员知道口误,道:“局长。出事啦!”



唐廷栋道:“别急,。慢慢说。”



警员:“咱们盐场银库被土匪抢啦。”



唐廷栋闻声如蝎子螫了一般,霍然起身就像外走。



马长利随机追过去。



张耿元、马魁也随即追上去。



 



17、莫家楼·盐务局银库大门外·夜



肖老贵、刘小河和警员关切地盯着洞开的银库大门。



王总账房疾步匆匆地赶到这里,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出什么事啦?”



刘小河告诉他:“银库被抢啦。”



王总账房大惊失色道:“啊!怎么出这样的事?”



唐廷栋、马长利、张耿元和马魁神色黯然地从里面走出来。



王总账房急忙近前道:“局长。”
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